安清欢

晓涼,杂食动物,懒癌患者。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坐在红色的沙发椅上,他身体后仰,手中拿着的香烟在昏暗的房间里闪烁着火光,由此照亮他的半张面孔。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一身戎装不改往日硬朗做派,腰间佩剑,军靴在地板上敲打出有节奏的声音。外面的景观被窗帘遮挡,在没有光的情况下弗朗西斯却能清楚地看到基尔伯特脸上细微的绒毛。他们一个是诗人或者说革命者,一个是热爱自己祖国的军人。基尔伯特最终还是忍不住,叼着香烟凑近了弗朗西斯。他们用香烟来了一个短暂的亲吻。

“他是我的罪孽,我的欲望,在我所想得到的一切之上。”

蓝紫色的眼睛融化在红色的眼睛里,爱情与友情的界限开始暧昧不清。

关于本人

目前所在:原耽/楚留香/我英/ es/aph

圈名晓涼,大学生一位,但空闲时间并不多。

佛系文手,偶尔堆积随笔。

正试图步入手帐坑。

一个自家孩子的人设

——引慈悲为流,以大道作舟

顾羽涅,字燔泽。

〔基础人设〕

名取自中药,性寒。

生辰三月廿三,身量185。

年十九。发色墨黑,偶有显眼白发掺杂是多年操劳所致。脸型偏长,桃花眼,透光带着些许蓝色,左眼角下有一枚泪痣。打扮正经得很,束发带冠,是一贯的武当做派。只笑时显出暖意,左脸颊上挂着一个浅浅的酒窝。

往日里下了武当山是重阳套,回了门派却换了鹤舞,乐意做一副少年做派。

剑匣里装着数把剑一般不轻易示人,星盘挂在腰间偶尔拿来用作正经用途又偶尔拿来逗趣。

〔核心性格〕

坚韧不拔而又耐得住苦。把苦楚当作甜蜜,将困难充做垫脚石,一步步踏上人生中的每一个台阶。

易受外界影响,总被人颠倒黑白,然本身却想做个黑白分明之人。因此略显懦弱而缺乏主见,总在挣扎中做选择,做出的选择却往往造成事与愿违的局面。

心思单纯,总念世间尚存道义,成了个易被人利用的性子。

迟钝得很,若非被他人点破怕是察觉不出自己或他人心里一些特殊的情意。

初识礼貌中带些许疏离,熟络后反露出亲切的本性来。眼里总含着笑意,对熟人说话实诚得很,往往一针见血话里带刺,却是忠言逆耳利于行。

喜做和事佬,不愿处于事件中心,总想着能位于事件边缘却仿佛天生有招惹他人的体质,总被推向惊涛骇浪的正中心。

总被姑娘牵着鼻子走,倒也乐得如此。认为姑娘家总该是被宠的一方,在男女之间带着点大男子主义。

轻微抗拒身体接触,异性就更不可能了。被异性触碰后整张脸都是红的。

〔身世过往〕

双亲俱亡,幼时即与小妹相依为命,为求得生存拜入武当,亦想寻求自身人生之道。于山上那些日子总是贪恋着些许悠闲,武功平平未有认真学武之意。

小妹身染恶疾,为求医踏入江湖,却不曾想小妹死于仇人之手,立志揪出凶手为小妹报仇。至小妹亡后为报仇将一颗心投进武学之中,反强于同龄人几分。

后识得隐居芳菲林一医者,二人乃君子之交淡如水。心里含着点别的心思却未察觉,至离别后不由得心生怀念之情。

〔附加设定〕

喜甜食,最爱金陵糖葫芦。也爱咸口,口味较重。生猛海鲜也是最爱,但对海鲜口很挑,非新鲜的不吃。

酒量一般,往往几杯酒下肚就醉了。醉了就直接趴在桌案上睡着,是任谁也叫不醒的熟睡状态。

时常带着鸟食,经常回武当喂乌鸦。喜欢小巧温顺的鸟类。

基尔伯特和弗朗索瓦丝一点也不搭配。他们一个是从血泊中走出来的野狼,一个是漫步在街头偶尔会露出獠牙与爪子的家猫,又或者是枪炮与玫瑰、烈酒与甜糖。但当他们走到一起你会发现,家猫也是豹子,野狼也能化作大型犬,枪炮里也许正好藏着玫瑰,甜糖投进烈酒里上涌气泡,弗朗索瓦丝深爱基尔伯特,基尔伯特深爱弗朗索瓦丝,二者永远不能被割裂。

慢食堂:

蚯蚓姑娘:

🍉西瓜西米露

 如果要选出夏日解忧物品第一名
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投给西瓜🍉

西瓜的冰爽加上西米的Q弹,很适合夏天的一道简单容易上手的小食~

动手来做一下吧

剑之所指

——番外

  “您决定了吗?”祭司长紧蹙眉头,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女王,“他的灵魂将会永远带着龙的一部分,原本不应投身于灵魂之河,您确定要打破这个规矩吗?”

  弗朗索瓦丝点了点头,她抬起头,看见头顶显现的河流,那是无数如同星辰一般的河流,与天上的星辰并驾齐驱,构成了天空最绚烂的景象。她手捧尚存他余温的灵魂,宛如手捧星辰。他是她的骑士长,是她的剑,是她所拥有的比星辰大海更美的事物。

  她伸出手,看着那颗星星汇入灵魂的河流,最终融入灵魂之中。传说灵魂与灵魂是互相认识的,每一次失去都意味着下一次不同的重逢。

  当人类皇室之中新成员诞生的那天,护城的守卫看到天空有银白色的龙展开翅膀,一个恍神之后却又只看到湛蓝色的天空。守卫只当自己眼花,毕竟龙早已灭绝多年。

  这位新成员逐渐长大,像树抽芽长叶一般,逐渐成长为一名远近闻名的公主。人们说,公主有着棕褐色的头发——在阳光下就像蜜糖一般;人们说,公主有着紫色的眼睛——就像御花园最美丽的紫罗兰;人们说,公主的长相就好像国王大厅中摆放的波诺弗瓦二世画像之中一般,那样优雅高贵而又坚韧。于是她继承了女王的名字,她的父母希望她成为如同传说中的女王一样伟大的存在。

  在弗朗索瓦丝成年礼的那天,她站在广场中央,历经几代统治者的祭司长站在她面前为她举行成年礼。就在这时,人们却听见头顶翅膀的扇动声。那是一头银白色龙鳞血红色眼睛的龙,异质而又美丽。弗朗索瓦丝站起身,长裙曳地,她向着龙伸出手,龙将她放在掌心之中,那里柔软而温暖。她像是认识这头龙很久了,是那样熟悉而又温暖到想哭的感觉。于是人们纷纷说,公主在成年礼这天驯服了这世界上最后一头龙。

  而后人们总能看到一位银发红眸的青年跟随着他们的公主,就像一对亲密无间的恋人。这位公主最终成为了和她的父辈一样贤明的统治者,她统治的时代被称作人类的黄金时代,而因其特殊的经历,也成为了少数名号之中拥有“龙”这一字眼的君王。她终生未嫁,最后将王位传给她的弟弟,就此在历史之中消失匿迹。

  弗朗索瓦丝不知道的是,她的爱人在这之前找了她很久很久。从他作为龙重生开始他便在这片大地上飞翔,只为寻找他灵魂之中缺失的部分,他记得她的一切,从河流的源头开始,从她的婚礼到她的死亡,他记得清清楚楚。然而现在她并不记得,也没有记起的必要,那样的记忆实在太残酷,不需要两个人来负担。

  现在她已经不是女王,他也不是骑士长,他们没有身份的阻碍,他亲吻上她的唇,已经不再顾忌身份的差别。她的笑声淹没于他的吻之中。

  他们唯一需要担心的是——剩下的时间,该如何一同度过。

[这里隐含了一个寿命论,但无论如何,他们最终在一起了]

剑之所指最终章节

因为提示带敏感词所以以图片形式呈现。

可能会有番外以弥补两人没在一起的遗憾⁽⁽ଘ( ˊᵕˋ )ଓ⁾⁾

剑之所指(2)

  吟游诗人尚且不知道的真实,隐藏在云雾之中,在历史的洪流之中,那如同闪耀的星尘一般的情感也终究坠进黑暗里,不为人所知。

  女王加冕礼前夜,弗朗索瓦丝与基尔伯特相约于花园之中相约。大胆的姑娘站在月光之下,她的骑士长正站在黑暗之中,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少见地充满着温柔——正如她所沐浴着的月光一般。没有人知道他们谈了什么,语言随着风被吹散,不变的只有他对她的忠诚与爱恋。我们看到,那已历经重重考验的骑士长弯下他的腰——他只对一人弯腰,只向一人效忠,他亲吻着她的发、她的额、她的眼皮和她的唇。她是禁锢他的城,他心甘情愿。

  龙灾发生之年,正值波诺弗瓦二世执政五年,那年弗朗索瓦丝二十五岁,基尔伯特三十岁。他们两人仿佛踏在铁丝之上、如履薄冰。没有人看到两人有过除工作之外的交流,但当他们两人站在一起的时候无人敢打扰,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他们两位。

  群龙大规模入侵人类城市,打破龙与人和平相处的局面。而由于历史过于久远,已经无法追溯到龙灾发生的原因。龙灾发生之际,骑士长临危受命,率领一众人马讨伐恶龙。龙之中有被驯服的,也有宁死不屈被骑士长斩杀的,一路前进的路途上队伍也由此不断壮大,其中最为知名的是基尔伯特驯服了一匹银白色龙鳞金色眼睛的龙,书中记载龙身上的颜色越浅薄,龙的力量越大。基尔伯特因此在历史上与其效忠的君主相称地得到了“驯龙骑士”的名号。他是历史上第一位驯服龙的骑士,也是最后一名。

  灾难过后一个月,波诺弗瓦二世驾临骑士驻扎营地,政务交由她一手提拔上的新任祭司长代为处理。那天她骑在马上,看着从营帐中走出的基尔伯特错愕的脸,露出了难得放松的笑容。弗朗索瓦丝很想就那样亲吻他饱受苦难的脸,但她不能,她只能翻身下马,向着基尔伯特伸出手,任由那人单膝跪地亲吻她的指尖——这便是他们之间自加冕礼之后为数不多的亲密接触了。

  牧羊的孩子啊,你若问起吟游诗人那骑士长和女王的结果究竟如何,如此悲伤的结局又怎能说出口。

  那是滔天的烈焰,飞舞着的通体银白色的龙,和它那双浅色的眼睛映在索娅的眼中。那是龙之中的王,它带着热风与烈焰飞在已被鲜血染红的空中。女王身着轻甲站在已经烧焦并和着她的战士的血的红色土地上,盯着她从情窦初开之时就一直爱慕着的男人此刻像纸片一般坠了下来。他以命相搏,转移了龙的注意力,最终压不过龙的火焰,极速下坠。史书中所言不过片语,人们不会看到在历史之中那些所谓大人物的细小挣扎,不会知道他们在那个时刻是如何思考的。但我们可以想象,失去所爱之人的弗朗索瓦丝的下一步动作,她二十五年身处皇室的人生经历让她极为克制地无声地流下了眼泪,黑暗之中所见唯一的光便是她的泪光。她向他跑去,抹掉泪水搂住他伤痕累累的身体,睁大眼睛盯着他的脸庞,她想凭此将他的容颜刻在脑海。基尔伯特所能做的,就是轻轻地直起上身,在她的额头上印上最后一个吻。

  有人说,龙灾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女王哭泣,她所有的泪水在那一天流光,剩下的自然只有微笑。

  于滔天烈焰面前,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波诺弗瓦二世,日后被称为“弑龙之君”的女人拿起了她所爱之人的剑,剑锋染上她和他的鲜血她以血誓剑,不死不罢休。人们不知道她是为了人类着想还是因为失去所爱之人的仇恨。她于龙爪之中失去了她敬爱的兄长、她所爱慕的骑士,她又为什么不能为此献出自己的生命?

  人类的女王与龙王的战斗持续了三天三夜,第四天破晓之时,当邻国的国王赶来时,女王以剑支撑站在一片焦土之上,身边是为守护她而死的战士们——包括她所爱之人,以及那死去的龙中之王。龙未闭上的眼睛里映出索娅坚韧的身影,它输得心服口服。

  当邻国国王上前扶住弗朗索瓦丝的时候,她终于倒在了国王的怀里。她身心俱疲,已经承受不住更多的打击。

  “龙为什么会死在女王手里?”天真的孩子发问了,吟游诗人拉开弓为他们诉说故事的真相。

  “魔物也会惧怕王者的血,还有那沉重的爱。”那沉重的爱压垮了两个人,同时也杀死了龙中的王。

  历史的车轮到处并未终结,它究竟要去往何方,此后将由女王一人执掌。